?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之声

媒体之声

何建坤:供需两侧发力 推进能源变革绿色发展

信息来源:中国能源报作者:
发表时间:2017-11-03
字号:现金网棋牌游戏大厅下载版/

    当前应对气候变化的紧迫形势下,我国积极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在全球能源体系变革中发挥了推动与引领作用。这既是我国节约资源、保护环境和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内在需要,也是适应当前应对气候变化、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战略选择。

    推进能源变革,实现经济转型,是我国在新形势下顺应世界发展潮流,提升国家核心竞争力的重要内容。我们要统筹国内和国外两个大局,进一步推动能源变革,走上气候适宜型低碳经济的发展路径。

    2030年前,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下降速度需提至4%-5%

    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合作进程,已进入全面落实《巴黎协定》的实施阶段。协定的迅速达成与生效,体现了世界各国合作应对气候变化威胁的广泛共识及强烈政治意愿,是以各国提出的国家自主减排目标和行动为基础,所开展的自觉、自愿合作。

    然而,按照各国目前的行动,要实现“把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升高控制在2℃之内”的目标仍面临很大挑战,其排放路径还有150亿吨二氧化碳当量的减排缺口。如不加大减排力度,未来必将付出更多行动、更大成本。

    紧迫形势下,尽管会出现各种挫折及障碍,全球能源的革命性变革和应对气候变化的进程却不会逆转。而能源体系变革,正是在可持续发展框架下,管控气候风险的一个重要手段。一方面要大力节约能源,提高能源效率,减少化石能源的消费量;另一方面则要加大能源体系替代,用新能源、可再生资源替代化石能源,实现能源结构低碳化,用能源变革促进经济转型。

    不过同时,随着经济社会持续发展,能源需求不可避免会有所增长,二氧化碳排放也将进一步增加。而保护全球气候,却又要求我们尽快大幅度地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在此背景下,要统筹经济发展与保护全球气候,实现两者共赢的目标,核心正是推动能源体系变革,大幅度降低单位GDP的能源强度及二氧化碳排放。

    笔者认为,要实现《巴黎协定》目标,从现在起到2030年前,必须尽快把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的下降速度提高到4%以上。目前,全球的平均下降速度仅为1%,发达国家也只有2%左右,而我国达到了4.5%。我国同时提出,到2030年,单位GDP二氧化碳强度比2005年下降60%-65%的自主贡献目标。

    根据预测,我国潜在GDP增长率在2030年将达4%-5%,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的下降速度需大于GDP增长速度,才能抵消由GDP增长所引起的二氧化碳排放。也就是说,要实现二氧化碳排放达峰,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的下降速度,到2030年前也要提升到4%-5%左右。对此,我国提出了“绿色发展和创新发展”理念,以创新驱动实现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推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型。

    推动能源体系变革,需在供给侧大比例发展非化石能源

    经济发展新常态下,我国正在积极转换发展动能,转变增长方式,调整产业结构。高耗能产业的比例不断下降,高耗能产量趋于饱和并开始下降。

    在此情况下,能源需求增速得到进一步放缓。2005-2013年能源消费增速为年均6%,而2013-2016年的平均增速已降至1.5%。同时,非化石能源保持着增速10%左右的增长。我国可再生能源资源的开发利用量、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新增容量和新增投资,均居世界前列。缓慢增长的能源总需求可由新增的非化石能源供应来满足,在化石能源供应基本平稳的基础上减少煤炭消费,促使二氧化碳排放趋于稳定。

    在笔者看来,随着未来经济增速趋稳,能源消费弹性可能出现反弹,二氧化碳排放或将缓慢增加,但不可能再出现2013年之前的快速增长局面,为尽快实现二氧化碳排放达峰创造了有利条件。

    为支持我国提出的自主贡献目标,国家发改委、能源局也发布了《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战略(2016-2030)》,更明确地提出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和非化石能源跨越式发展目标。特别强调,未来非化石能源发展的两个“50%”: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发电占总发电量的50%,即意味着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中的比重达25%左右;到2050年,一次能源总消费中有50%以上来自非化石能源,即意味着非化石能源发电占总电量的70%-80%。这也为建立清洁低碳的能源体系指明了方向和目标。

    而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还需在供给侧大比例发展非化石能源。即大力发展风电、水电、光伏发电、核电等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及天然气等零碳和低碳能源,能源消费的增量需求主要依靠增加清洁能源供应。如要实现2030年非化石能源的发展目标,非化石能源装机量届时将超过13亿千瓦,大于美国当前全国总装机容量水平。在此基础上,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占比将快速下降,到2020年约降至58%,2050年将低于20%。

    然而就目前情况来看,煤炭在未来相当长的时期内仍将是我国主力能源。因此,还需进一步加大煤炭的清洁和高效利用,发展煤发电和煤化工利用过程中的二氧化碳捕捉和埋存技术,为实现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目标,及到本世纪下半叶实现零排放做好准备。

    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将政府作用与市场力量相结合

    能源战略不仅保障供给,同时要引导和调控需求。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还需在消费侧控制能源消费总量,特别是控制煤炭消费总量。

    现阶段,我国总体能源需求的增长比较缓慢。借此时机,还需努力降低煤炭消费,特别是煤炭的终端利用,进一步减少散煤使用。

    目前,燃煤电站多已采取较好的脱硫脱硝措施,同样消费情境下,散煤所排放的常规污染物是燃煤电站的十几倍到几十倍。减少煤炭终端利用的数量和比例,还需大力推进以电代煤,增加电力在终端能源消费中的使用。按照电热当量计算,电力在终端能源消费中的比重,预计将从2015年的22%增至2030年的30%左右。

    另据计算,2013-2016年,我国能源消费年均增长为1.5%,而电力消费年均增长约为4.2%。未来的煤炭发电将基本趋于饱和,并开始下降,在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情况下,新增发电量可基本由非化石能源来满足。由此,在发电侧增加非化石能源发电,在终端用电力取代散煤,将使未来电力增长高于总的能源需求增长,为可再生能源发展提供比较好的市场空间。

    当然,仅靠市场作用是有限的,很多领域可能出现失灵,这就需要把政府的作用与市场的力量相结合。一方面,加强中长期低碳发展的目标导向。对此,我国已公布2030年能源革命战略,并着手研究制定到2050年的温室气体低排放战略。另一方面,要把低碳发展和能源变革的核心指标纳入中央及各省市发展规划中,并作为约束性目标来强制执行,制定各种能效和排放标准,以多种政策组合,包括财税金融支撑体系建设等来支持我国形成低碳发展的制度保障。这也是我国生态文明制度建设的一个重要内容。

    总体来看,当前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紧迫形势下,可通过能源转型走上绿色低碳的发展路径,实现减排二氧化碳与可持续发展的双赢。对内,积极推进能源变革,促进经济发展方式向绿色低碳转型;对外,主动参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合作,促进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形成合作共赢、公平正义和共同发展的制度体系。

    (作者系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清华大学原常务副校长)

国务院参事室

主任:王仲伟
副主任:王卫民赵冰张彦通

中央文史研究馆

馆长:袁行霈 馆长致辞
副馆长:冯远

参事 馆员 特约研究员

所属单位

?
网站地图 网上百家乐 捕鱼达人千炮捕鱼攻略 百家代理
澳门银河网上赌场登入 沙龙亚洲第一品牌 菲律宾申博现金网 申博会员网址
都市娱乐之神级天王 冠军彩票上海11选5 钱隆百家乐 亿万先生账户中心
澳门赌场排名 澳门申博138注册 东森平台时彩 葡京办理开户业务
新葡京彩票 时时彩现金网平台 澳博备用 中国福利彩15选5
144TGP.COM 788TGP.COM XSB7777.COM 568XTD.COM 761cw.com
XSB897.COM 8QHDS.COM 99sbib.com 578DC.COM XSB885.COM
986ib.com XSB886.COM 987XTD.COM 817XTD.COM 1777DZ.COM
778DC.COM 858XTD.COM 22sbib.com S618U.COM qk138.com